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 
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 
 
新闻中心 旅游文集
旅游文集
魂牵梦绕山沟沟游记-寻找童年的记忆[组图]
发布时间:2010/12/12 11:01:42 作者:creddit 来源:户外资料网creddit 访问次数:11027
 

魂牵梦绕山沟沟游记

——刘柏瑞2010年10月3日

很久了,夙愿在这一刻实现。。。

如今生活在上海这个喧嚣的大都市里,很现代、很时髦、很烦恼。。。压力,不言而喻。每当揉着酸涩的眼睛,抬起沉重的头,看着窗外灰蒙蒙的钢筋水泥的丛林,就会有一种冲动去找回那个童年生活过的环境,那种深深地烙在脑海中的山里人生活,那青色的山、清澈的水、青涩的人。

去年晚些时候,在网上搜索自驾旅游线路,突然一个亲切的词语跳进我的眼帘——山沟沟!

在我的记忆中,山沟沟的概念就是“两山夹一涧”。因为从小生活在东北,虽也是在城市里,但毕竟山里住着外公,逢年过节,寒暑假期,都要去他老人家那里生活一段时间,从小就跟着外公一起进山“打柴禾”、“开荒地”、“收山货”、“套野味”。。。那是“林海雪原”的一支分脉,山不算高,都有2000多米(海拔),水不算长,也就从山顶流向远方。。。外公那矮小但却能经风历雨的身躯,经常是“一纵”就从山溪的这一边跳到那一边,令童年的我羡慕不已,妄想着有机会也从身一跃,终于尝试了一次,结果可想而知,被溪水冲出了好远,落在潭水里,上了岸后,落汤鸡似的,还被又气、又急、又心疼我的外公狠狠打了屁股。老人家61岁就走了,那以后,我就再没有这样的经历了,记忆虽然埋藏在心底,但却时不时地像泉水般涌出来,流淌,散发着清冽的甘甜,转瞬,又被酷热的现实蒸发了。直到这次“山沟沟”一词令这种情绪勃发出来,奔涌着,激荡着,再也无法按耐了。

于是,开始计划带着家小到山沟沟走一趟,一来找回童年的记忆,二来远离喧闹的都市偷得浮生半日闲,也让一直生活在城里的孩子了解一下山村的面貌。

山沟沟其实指的是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县茅塘村,它分为“汤坑”和“茅塘”两个景点。中间是“山沟沟旅游接待中心”,里面有旅馆、农家乐什么的。本想在网上订一家,怕到时会抓瞎,后来想想,这么偏僻的地方应该不会爆满吧,于是,就在2010年10月1日这天早上,带着老婆孩子,开启俺的小POLO出发了。选择这一天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凑黄金周的热闹,我实在是一个偏好清静的人,只是因为除了这时候,很难再找到全家一起休息的时间了,再说,10月1日是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日,估计会有大批的游客往上海涌,我们反其道而行之,应该还是有道理的吧。

基本上8点钟出来的,进上海绕城高速已经8点半了,没办法,上海就这样。上海绕城高速的路况实在是不敢恭维,曾经从宝山吴淞口开下来过一次,限速100Km,竟然在路当中一个大坑突然出现,闪避是来不及的,只好硬着头皮踩刹车,80多的速度,只听一声巨响,估计是减震杆顶到底,惊出一身汗,也为俺的小POLO心疼了一下下,好在后来证明德国车确实硬朗,竟然没出什么问题。所以,这回上绕城高速长了个心眼儿,车速始终控制在90左右,这样的速度如果有情况还来得及做出反应。索性,虽然比较颠簸,但毕竟没有再出现之前的那种恶劣情况,而且车多,速度也开不起来。就这样,过了枫泾收费站,出了上海,上了沪杭、沪甬高速,这路况就好多了。

一路上车很多,而且很多车是不守交规的乱变道,几次出现紧急刹车的险情,这里奉劝出行自驾的朋友,安全驾驶、遵守交通规则,尤其是高速新交规,非常重要!非常重要啊!你看,前面塞车了,塞得好厉害,蜗牛了20多分钟,终于看到了一连串大概有十几辆车停在硬路肩上,还有交警的拖车,交警在紧张的处理着,不用说,这样串来串去的,不出事才奇怪,而且一出事就是恶性交通事故。

这一段塞车过了没多久,临近杭州绕城高速时,又塞车了,而且塞了一阵子就听见后面有拖车的警笛声,不用说就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,果不其然,过了一大会儿,就看到一个女的正在硬路肩上,在自己那屁股被撞得像草帽饼一样的车里拿东西,另一辆估计更严重,肯定是车头严重变形,已经被拖车拖走了。杭州绕城路面还是比上海绕城好的,但是速度平均也就40Km,一直走走停停的,终于过了隧道出了绕城,上了104国道,本来想这下车不多了,应该顺溜点了,没想到好景不长,忘记了是个什么隧道,还收了10块钱,然后就在进隧道之前堵上了,后来过去看到是两辆大车互不相让,估计也就是小摩擦,非得闹得一堵几公里,咱司机哥们儿们的素质啊,啥时候能有个明显的进步捏?!

终于,在经历了颠簸、急刹、蜗牛、绕路(中间大巷出口错过了,绕了几公里路而已,脸红一下)、还有传说中的“24道弯”山路的洗礼之后,我们驶进了一个群山环抱,溪水潺潺的村落,那路窄的,几乎两辆车会车都得有一辆停下礼让,可是这一切就在进村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了。首先,我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空气,由于全程空调,吸进来的风里都带着尾气的味道,然而,一进村,由于两边都是竹林,吸进来的空气里带着乡间泥土的芬芳和竹林里的清香,妻说:关了空调开窗吧。这车窗一打开,顿时心情舒畅了。迎面而来的除了绿色还是绿色,间或有几块巨石掩映在竹林之间,平添了几分神秘。空气中弥散着负氧离子,让我们忘记了这是在开车,恍然间是在竹林中漫步了。

车子就这样飘进了“山沟沟旅游接待中心”,进门时,一位保安迎上来说停车是收费的,这还用说吗?在上海好像已经养成了停车收费的“好习惯”了,那保安说停车收费时还有些迟疑,好像很惭愧似的。我问他:“这里有住宿吗?”他停顿了一下,问我:“你们没有预定吗?”我说没有,他说:“要么你们住我家吧?”说的时候还微微有些脸红。我观察了一下,这个人中等身材,清瘦脸庞,眼睛不大,透出的是股实在劲儿,完全没有上海保安特有的“赤佬”,好像并不是“专业的保安”而是一位农人在这里兼职似的,我问:“离这里远吗?”(其实我根本没概念,后来才知道整个村子方圆才半公里)他说:“不远,转弯就到了。你们还没吃饭吧?我叫我老婆烧给你们吃,来我带你们走。”说着一路小跑地朝着前面山坡路上跑去。妻埋怨我,你怎么不让他坐上来,我赶紧驱车追上去:“你上车吧!”他连忙连摇头再摆手:“不用不用”,并继续跑,然后在路口指着一边的路说:“就这里开上去,一百米,叫“鸿运客栈”的就是。”我说谢谢,边开着过去了。与其说是客栈,其实就是上海周边乡下的那种农家大屋,自己盖得三层小楼,二层有凉台,院子里可以停车,种了几束野花,还摆设了石桌石凳,这不就是典型的农家嘛!这就是我最理想的住所。

女主人十分热情好客,带着我们看房间,帮着拿东西,又带我们到厨房,看她准备的自产菜,我问:“这菜都是你家种的?”她说她家菜园就在路对面,我后来在二楼凉台亲眼看到男主人去菜园里摘菜。4个小时的颠簸,不由分说,笋干烧肉、油焖茄子、盐水花生、鲜蛋时蔬、半锅米饭,三个人一扫而光。再沏上一杯当地的山泉水泡出的土茶,就着这清新的空气、满眼的翠绿,哪里是在吃饭,这就是在仙境中赴蟠桃宴嘛!真是有点得意忘形、乐不可支,哈哈!后来想想,真没出息呀!

餐毕,女主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当地的旅游线路,然后带我们去接待中心买票,之所以由她带着,是因为在当地农家住宿可以请他们帮助买到打折门票,我们三个人,两大一小,才160元,而且是三个景点的联票哦!实在是占到了便宜了!出门上车,保安还叮嘱,上去停车一定要停在公家的停车场,私人的收费很贵滴!带着他们的热情服务和嘱托,我们一路在竹林里的山道上弯来弯去,终于在半山腰(后来才知道其实才到山脚下,晕)看到了“停车场”,斜着的停车场还是头一次领教,着实考验驾驶技术(这里要罗嗦一句,如果你驾龄在2年以内,或者一直都是开城里的路,请谨慎自驾到山沟沟,不是一般的选手都能应付自如的哦,自我欣赏一下哈),停车,拉手刹,下来找两块同轮胎横截面一样宽的石头,分别倚住前轮和后轮,倚住朝坡下的这一侧就可以了,一定要做这一步哦!否则可能会出大事情!因为回来的时候,发现垫的石块根本拿不出来,需要把车倒一下才行,可见车子是有下滑的,多亏了前面的车做了好的示范,否则俺的经验也还是不大够滴。活到老学到老啊!对了,还有一条经验,山坡上向上倒车,要一脚踩刹车,一脚丁油门,配合好,千万不要让车子向前溜,你会听到轰鸣声,但不用担心,车子只会向后很缓慢的倒,我的是自动挡,手动的可能会更麻烦一些,运用一下赛车中的“跟趾”技术吧,这在整个山沟沟起步停车过程中一直用得到。

背上行囊,一路向上,忽然耳边响起了潺潺的水声,那声音就像发令枪,把三个人的神经一起牵引了过去,就在半山坡上几户农家的对面,一道山溪奔流而下,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水潭,水潭里大大小小的石块堆砌着,围供着两三粒大石,那大石上面有的尖、有得平,但无一例外的下半身生了青青的苔,上面却干干静静的,显然是经常有人踩踏。不由分说,我们那里能放弃这样的好机会,轮流踏上去留影。这水就像我们小区门前的人工景观水池里的水,不,这里的水更加清澈、更加自然、更加活跃,他们跳动着、欢笑着从上面的石丛中飞溅下来,汇入这小潭中,激动的水流,向潭水里倾吐着浅蓝色的水花,使潭水更显得通透晶莹。我们正嬉戏着,上面一位农妇模样的人端着一盆螺丝走到水潭边,就着这潭水筛洗起来,我们这才恍然,原来这里的生活用水就是这山溪的水,人家是用来吃的,我们赶紧像是偷了果子的孩子一样,溜掉了。其实,后来才知道上游很多孩子拿着当地小贩贩售的水枪在嬉戏打闹,我们也就心安理得了。

沿着鹅卵石砌成的石阶一路向上,左边是竹海,那是根本没有边际的竹海啊,看过电影《卧虎藏龙》的朋友,记得那翠竹掩映之中的杀气腾腾吗?在这里,你绝对不会感到有杀气,只会呼吸到这干净的空气了。右边是深深的山谷,因为谷深林密,时常是只闻水声、不见水影的。走了一会儿,经过了几处摊贩和农家,才看到“汤坑景区”的入口,晕死,原来这才到门口啊!那刚才水潭的快乐时光是不是又显得有失体统了呢?算了,反正到现在人其实一直都是飘着的,既然都飘飘然成了仙风道骨,还管他什么体统,现在唯一真实的,就是不断的惊喜和如同孩提一般的快乐了。

验票进入景区,里面的景色的确比外面规整了许多,但其实,我并不以这种人工打磨过的情色为然,这一点上妻和儿子倒是与我不大相同的,大概是仁者见人、智者见智,没有人工修整,其实也真的难得见到这蜀道一般难走的路之间的风景了吧。先是过了景区路线的介绍,有儿子的强大记忆力,这个并不用我操心了,反正我的任务是一边浏览景色,一边用照相机,摄像机来为那两个臭美得要命的来服务,其实人的确是有宿命的,我一直喜欢给别人和景色拍摄,这些年也很少自己留什么影,再说了,一个老爷们有什么可臭美的,嘿嘿。

拾级而上,一会是鹅卵石路,一会是木板条路,基本上都有钢管焊就的、制成竹竿造型的护栏,安全是不会有问题的。据儿子说是在三分之一左右的路程上,豁然的,峡谷变得宽阔了,左右巨石环抱,当中有数个水潭错落地分布着,它们之间有或大、或小、或宽、或窄、或汹涌、或文静的若干瀑布联络着,有几处大的水潭,边上有只竹排,上面放一根崭青的竹竿,那是为了游人体验而设置的。妻尝试着用脚轻轻踩了踩,好像不大敢尝试的样子,儿子也畏手畏脚地浅尝辄止,这时候方显咱男儿本色啦!飞身纵上竹排,双手左右分上下,一槁撑到潭中间,妻在岸上说,没想到你还有模有样呢!旁边几个游人纷纷举起相机,在他们的资料库里,留下了我的影像,估计下辈子我也看不到他们把我拍成什么样子了。正在美着,哪想到这竹排并不是很听话的,一个方向没撑准——触礁了,撞到了一块潭中的巨石上,好在速度不快,但毕竟是演砸了,还是收手吧,赶紧两下撑回岸边,继续赶路去鸟。。。

在这片宽阔峡谷的尽头,是一处类似于黄果树瀑布的小型“黄果树”,一排宽有30米的大水,流苏一样从天上倾倒下来,砸在下面的乱石上,溅起千万朵水花,又扑簌簌落下来汇集成十几条溪流,沿着穿空的石隙,以可见的和不可见的形式,流进下面的潭水中。我乐得顽皮,让妻和儿子先爬上去站在瀑布中间的石道上,我在瀑布下面的乱石中飞越,跳到中间的一块大石上,为她们远远的拍照,说是拍人像,不如说是拍瀑布吧。妻后来说,看着我在乱石中穿越,替我捏了把汗,毕竟年龄已经不是很年轻了,我听了慰藉她几句,紧接着就开始自吹自擂起来,儿子在旁边睨视着我,意思是:忽悠,接着忽悠,可劲儿忽悠。。。

过了这一处大的瀑布,上面又是两山夹一涧式的走势,但不同的是,这次水流是清晰可见的,而且上面人工修筑一龙头,张嘴喷水。龙身沿着峡谷崎岖向上,绵延百米,其下是游人的走道。这一段峡谷落差极大,角度几乎有70度,水流时而沿着峡谷流淌,但多数其实就是从一块石头飞溅到另一块石头,那水简直就是不受约束的倾泻下去了。沿着“龙道”向上走,听着峡谷里的水声,和着旁边竹亭里游人的哼唱,忘记了,这里已经是三分之二的路程了。越往上走,台阶越陡峭,而且,已经没有路了,而是人工架设的栈道,就在悬崖峭壁上,下面是很深的峡谷,水声越来越大,这时,除了自己如牛般的喘息声,就剩下这轰鸣的水声了。儿子毕竟年轻,走在最前面,而且丝毫没有显出疲劳的样子,我和妻简直就是相互扶持着向上攀登。蓦地,从龙道中走出了,光线大亮!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处宽大的峡谷,只是这峡谷和之前的不同,因为根本没有底,我们是悬在半空中的栈道上,可以看到栈道蜿蜒地循着峭壁向上发展,竖的、横的、斜的,在远远的高高的一处分成五条枝杈的瀑布边消失了。哦?莫非那里就是尽头吗?走吧,在努一把力,就到了。不行,喘气已经接不上了,感觉身上的装备压的肩膀疼啊,其实就是几件衣服和一些水而已。俗话说“看人挑担不吃力”、“百里无轻担”,是这个道理呀,这时候就算是一瓶矿泉水,可能都会觉得很重呢。

话是这么讲,该干什么都不耽误,拍照、摄像、聊天、攀登,反正只要路在延伸,就停不下游人的脚步。

终于,我们来到前面看到的那个名叫“五女拜寿”的瀑布前,留影、拍摄,例行公事完毕后,开始仔细看景色。这里已经很高了,具体虽不知道,但远处的山尖已经不再像在下面时看的那样仰视了。这里看山,真的很有意境,一层层的由浓到淡,分不清楚到底有几层,这泼墨山水一样的山景,决不是诸葛亮当年空城计时在城头就能看到的,一定要攀登到如此的高度,才可以领略到中国画的画家们所传递的信息。今年夏天的时候回了一趟北京,带着妻儿到八达岭长城去爬好汉坡,如果说八达岭的山势用险峻来形容,那么山沟沟这里的山就是俊秀,他就像江南的男子,虽不高大但却伟岸,悠远而不犹豫,清秀中透出雄浑。我们赶上的并不是什么大晴天,也没有阴雨,倒是几丝雾霭萦绕着山峦,平添了山的情调、水的浪漫、竹的雅韵。正欣赏着,胡斯乱想着,忽然有有对情侣仿佛从瀑布的里面钻了出来,吓了我一跳。原来,这栈道修到这里停住了,沿着瀑布的左边,在两块巨石之间闪现出一道小径继续通向上面的山里。而瀑布的右边有一块“飞来石”就藏在几棵高大的灌木后边。呵呵,这里既有曲径通幽处,又有柳暗花明石啊,着实一个好去处。但是通向“飞来石”的那条路的确比较危险,那是在悬空焊在钢护栏上,又插进峭壁中的一组螺纹钢组成的网,飞瀑落在潭里的水就从这钢网中飞向下面的山涧中。胆小的可以锻炼一下胆量哦,其实并没什么危险,而且,那飞来石的确是大自然的神来之笔,值得留下您的一张倩影。

从那曲径钻出去,上面是紧贴岩壁、几乎只容一人通行的木栈道,而且十分陡峭,几乎是垂直的。每隔三层楼高就有一处平缓的2平米见方的石台,共有三级。紧邻石台的是宽有一丈二,长有五丈的石潭,清澈的潭水中飘着一爿竹排,三两游人正争相踏上去一试身手。已经到这么高了,反倒不觉得危险了,其实还是很险要的,因为每层石潭也仅仅就是两根护栏外加一层钢网,而且全部是悬空而建,但游人们好像已经有了免疫力,浑然不知险,只在愉悦中了。儿子岂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,小家伙一个箭步跳上竹排,学着刚才我的模样,左右撑槁,别说还真的一直撑到了石潭深处的岩壁边,由于上面的水是掩在石隙中流下来的,所以这里显得很安静,只有孩子嬉笑的声音回荡在谷中。

终于我们蹒跚地爬过了这有十层楼高的峡谷,在牛喘中迎来了一片比较大的开阔平地,并且就在右前方,突然传来了那熟悉的大水倾泻的爆发声。三步并作两步,我们绕开所有的遮挡,来到那进山以来看到的最大的瀑布前。水好像是从最上面的一个点,呼啸着喷将出来,逐渐散开,连绵的蔓延,铺满了整个岩壁,那形状恰似孔雀的尾巴,难怪此处胜景名曰“孔雀开屏”呢,不过孔雀是孔雀,只是孔雀尾而未曾开屏,估计如果连续暴雨的情况下,这“尾巴”还真的会打开吧!我先是在其下的小水潭中的砾石上歇了歇,等气息喘匀了,便起身跃上那紧邻瀑布的最中间的一块石头上面站定,儿子举起相机,拍下了虽然疲惫但却亢奋的老爹。随即儿子也三蹿两跳地跟了上来,站在我旁边的一块石头上。直射的飞流,激拍着岩石,溅起了数米高的水雾,这水雾随着大水鼓动起的风,呼啦啦地打在我们的身上,仿佛在云中,沥着细雨,迎着斜风,没一会儿,我们的衣服都湿了,但这反倒平添了几分童趣。看着岩石下面三三两两的小水坑,那透明的、似水晶一样的、折射出粼粼波光的水,忍不住俯下身来,手捧起那清冽冰凉的甘泉,痛痛快快地喝了个够,随手用已经喝空的矿泉水瓶灌了满满一瓶,这就是下山途中的饮料了。说实在的,久居上海,已经忘却了真正的水的滋味,而这里的水恰恰与童年在山上俯引的泉水是一样的味道,淡淡的、甜甜的、清凉凉的,无论有多少心火,这一刻全部熄灭,剩下一个清清世界了。据当地农人说,他们上山做工,从来是不带水的,只带着干粮,就着这天赐之水,那惬意会抹去所有的疲惫,使人精神抖擞。

这里,已经标称海拔高度1096米了。再往上就没有路了,只在瀑布的左边,有几级已经风化了的石阶,上面插着一块牌子“游客止步”。如果你是普通游人,那么这里就是汤坑的尽头了,当然,如果你带足了装备,可以继续向上攀岩,去领略所谓“连天十八瀑”的天外胜境。我们是没有这个眼福了,就此驻足吧。妻说,她的愿望就是能在此住上一夜,听着水声入眠。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,相信没有人会浪费的,遗憾的是,这样的机会绝不是留给我们普通游客的,大概只有专业的登山人士,才有机会尝试吧。虽是流连忘返,但毕竟不得不返,就这样,一步三回头的下山去鸟。。。

俗话说“上山不容易,下山更困难”,在这里你可以好好地体味这句话的含义了。刚才上山时,几乎用尽了体力,但由于美景清泉的作用,这些都忘却了。现在开始下山,才感到腿肚子转筋了,一来是下山时眼看着前面的万丈深渊,不寒而栗的腿会发酸;二来是下山时小腿总是一松一紧的,没多久就开始哆嗦了,看来平时的体育锻炼实在是不容忽视,看看儿子就知道了,人家一直在练习跆拳道,所以生生的就是比我和妻显得健步如飞,问他累不累,从来都是摇头的,其实问这个都是多余的,行动说明一切。

连滚带爬的总算下了山了,在竹林中有几处吊床和秋千,聊作休憩了一下。至此,汤坑景区一共用了2个小时,据说这还算体力好的,如果带老人一道来,万万不可如此速度!问了问工作人员,说另一边的茅塘景区没有这么大的,估计半小时就逛完了,于是,出门拿车,开向茅塘。

茅塘景区的特点是进了门先往下走,就是说先走到谷底,这与一般的山区景点不同。正纳闷儿,忽见一个水潭,与汤坑那边的无异,但水质可差得远了(后来知道因为这边的上游有村落),上边就是一道涓涓的水流,从两级石台上流下来,中间一级石台上坐了一个人,头戴安全帽,这是做什么的呢?潭边有竹屋,立着一块牌子“华东第一溯瀑”。这是什么意思啊?仔细询问了工作人员,原来,是要在竹屋那里租装备,有草鞋、安全帽、护具等等,然后拉着钢索,溯着瀑布的水流向上攀援。如果是天气再热个10度,兴许我也会尝试一下,但当天的气温才22度,还是算了,老老实实带着妻儿从另一边的游客通道上去吧。其实,游客通道也有“双声洞”、“耳泉”、“三生石”等景点,这里就不一一详述了,还是留给后来的游客一点悬念吧。

出了茅塘,上面还有一个免费的景点——茅塘古村落,然后才是第三个景点“万马奔腾”。茅塘古村落其实现在还有几十户人家,但旧屋已经没有人住了。这里的旧屋都是半山而建,后墙就是山,前门就是下山坡,进去以后里面很昏暗,现在村子里多数人都在山下盖了新房居住了,这里留下的基本也都是在经营农家乐。古村落里有“新四军被服厂”旧址,突然想起来,这莫非就是电视剧《亮剑》里面李云龙曾经当厂长的那个地方吗?没准儿哪!几处旧时的作坊和私塾,墙上面还有“毛主席万岁”、“人民公社好”、“农业学大寨”等大标语,虽日久年深,被雨水冲刷的褪了色,但仍然清晰可见。我问儿子知道农业学大寨吗?儿子问我大寨是什么?我一时语塞,只是呆呆地望着那由于墙皮脱落而少了下半边的“寨”字,仿佛印证着一段蹉跎岁月就此戛然而止似的,是啊,10年,在历史的长河中连这溪水里的一滴都不见得算得上,然而,它却着着实实影响了我的父母和我这样两代人的命运啊!但愿,这样的历史不会再影响我的儿子吧。

想着、聊着,就进入了“万马奔腾”景区,这里得名于“万马石”,据说是由于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先生大闹天宫,把万匹天马放了出来藏匿于此,后来保着师傅唐和尚去西天取得真经成了佛,竟忘记了这里的事情,日久年深,天马化成了巨石,就此长眠在这里了。果真如此,那孙悟空的佛也还真的难成了。这个景区最大的特点就是那满坑满谷的巨大砾石,明显是被溪水冲刷的都没了边角,一块块、一簇簇、一堆堆,或组合的巧夺天工,或散乱的平庸无奇。如今已经没有水了,但完全可以想象出曾经大水奔涌的气势,那力量是巨大的,巨大到至今这连天的石道中都不生一毛,只有那一块块顽石,默默地诉说着当年的风光。

既然是老孙的旧时游乐场,那咱也别闲着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突然像了发条一样,“跑酷”般地从一块石头跃上另一块石头。妻儿也被我感染,也跟着在乱石之间跳来跳去,于是,就这样跳到了石岗中间,留了几张影。放眼向上眺望,在落日的余晖中隐隐的看到有一处高台,好像上面有红漆的大字,于是,三个人就这样“猿腾鼠跳”地窜到了这景点的近前。原来,这里下面一处叫“仙人洞”,这个名字好像已经被滥用了;而上面一处叫“将军台”。从边上的小径登上将军台,望着山谷里万马奔腾,着实有一种点兵沙场的将军风范油然而生呢。在这里,可以远眺山下的茅塘村,那袅袅的炊烟升起,暮色铺满绿色的大地,这时才意识到,天色已经晚了,由于是半阴天,也看不到太阳,只是觉得光线越来越昏暗了,那倦鸟都归了山林了,游人是该“回家”的时候了。

我们回到农家客栈天色已经黑了,山里天色比较短,其实也只有6点来钟。女主人已经烧好“土鸡”、“土蛋”、“自产菜”等着我们品尝,那一餐,儿子吃了5碗饭。饭后,和男女主人拉起了家常,原来他们之前就住在上面的古村落,那其中的“打糕房”就是他们家。当年孩子读书要从山里走出好远好远,由于交通不好,常常连人带饭盒从山上滚下来,身上擦伤了,还要坚持去读书,又没得中午饭吃,着实很不容易。然而就是这样,夫妻俩辛苦劳作,供孩子读完了高中。正说着,院子里刹车声音,女主人兴奋地说:“我儿子回来了!”不多是一个和他父亲一样清瘦的小伙儿站在我们面前,一样的腼腆,一样的厚道。

夜里,在二楼的凉台上喝着土茶,吃着宵夜,听着远处的溪水声、竹涛声、蛙鸣声,看着点点的星火,问儿子:“如果你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,会长成什么样子呢?”儿子摇摇头,啃了一口手里的大苹果,咂了一口土茶,说:“快快,打扑克,打扑克!”。

回程中,我们顺路去看了“四岭水库”和“双溪镇”,一路上几乎没有堵车,很顺利的3个小时回到了上海,回到了喧嚣的人世间。

 

燃油费:220元;买路费:230元;餐饮住宿:500元;门票费:160元

旅游总开销:1110元,人均370元(三口之家)。

目前网上参团最低报价368元.(门票自理)。

 

[ 关闭 ] [ 打印 ]  
  杭州山沟沟旅游度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(c) 2011-2020 浙公网安备33011002012396号
旅游热线:0571-88573333 E-Mail:88573868@163.com 浙ICP备05034170号
设计制作:杭州网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